ゞ_Anarchy . Stocking〆℡

不会说话,脑洞清奇|・ω・`)
如果我不小心惹到你了,拜托打我的时候轻一点|・ω・`)

【博晴】温暖三十题,其一

一杯可乐,两支吸管(高中生设定)
    盛夏时节,午后的阳光正是最强烈的时候,即便是绿油油的草叶也经不住这等燥热,变得蔫耷下去。似乎此时正是午休的最佳时机,街道上的人影从刚才就开始变得稀少,直至现在,几乎已经是人去楼空的状态了。
    在大家普遍在家歇息的时候,源博雅却不得不在某个闲置的操场上一圈又一圈的训练着。为防止其偷懒,老师甚至派了班干过来,写作指导协助,读作看管监视。现在这名班干正在树荫下乘凉,顺便找了个绝佳的位置盯着源博雅。
    “晴明————”源博雅第四次经过那片树荫,同时第四次发出了此般哀嚎。
    “博雅,不可以用这种语气叫别人的名字的。”换名晴明的白发少年似是苦恼的说,眼底却带着轻快的笑意。
    “为什么,”源博雅干脆停下脚步,“会使人不自在吗?”
    “是啊,就好像……”
    “好像……?”
    “就好像在叫魂一样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不可以偷懒哦,博雅,不允许停下来。”安倍晴明眼见对方的脸色瞬间变得郁闷起来,不由得轻笑出声。
    “晴明你就不能稍微地宽容……”
    “不存在的。”
     源博雅于是一脸愤恨地跑走了,继续感受四季的奇妙和大自然的“恩惠”。
     此情此景,安倍晴明不禁想起了昨天,身为体育生的源博雅自掘坟墓,因此成名。
     凡是同校的学生都知道,教导主任八百比丘尼喜欢在上课期间闲逛,美名其曰,监察教学质量。不巧的是,昨天她就临幸了源博雅的班级,而当事人并不知情甚至在睡觉。八百比丘尼温柔地叫醒了源同学,并温柔地问其睡觉缘由。睡傻了的源同学只是很懵地说:
     “我是体育生,不主修文化课。”
     然后得到了教导主任的“重赏”,爱的问候。
     当反射弧绕地球一周回归之后,源博雅才发现他似乎干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。以一种“垂死病中惊坐起”的气势从桌上弹起,继而悲愤地上窜下跳,酷似坟头蹦迪,甚至想转为音乐生。
     待安倍晴明思绪回归时,才发现原来源博雅的“训练”已经结束了。对方凭着最后的力气,三步并作两步,快速跑到安倍晴明的身边。
     “呼……又累又热……还是妖琴好,弹几首小曲儿就行。”
     “妖琴要是知道你这么说,说不定会把琴弦勒你脖子上。”
     漫长的运动后,总是让人口干舌燥的,安倍晴明便放任源博雅去了冷饮店,尽管立即喝冷饮是不好的。
     但是店里的可乐似乎只有一杯了呢。
     “晴明?你要喝些什么嘛?”
     “不了,提醒一下,冰可乐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哦。”
     源博雅撇撇嘴,并没有在意这种事情。而收货员小姐姐左看看,右看看,总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。递过来的可乐多了两支心形的吸管。
     “哇,晴明你要不要喝,”源博雅将两支吸管都插进了杯子里,交叠在一起,“你看小姐姐在暗示你。”
     安倍晴明笑了笑。
     “她的意思可能是你一支吸管不够喝,需要两支一起。”
     “……好吧,也许这支吸管有些多余。”
     源博雅喝了一口可乐,看了看安倍晴明,又突然拽过对方的衣领吻了上去,在对方惊愕的目光中将可乐渡了过去。等到安倍晴明咽下饮料时方才放开。
     安倍晴明抹了下唇,以一种无法言喻的眼神看着奸计得逞以至于有些得意的源博雅。
     “喂呀,我嫌弃你啊。”
     “味道怎么样,好不好喝?”对方喜形于色开始得瑟。
     安倍晴明仔细回想了下味道。
     “热的。”
     “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其实想当一个写手,但是看了看自己没高于过四十六分的作文,觉得伤心。
      文笔不如小学生。
      文章并未围绕“两支吸管”,跑题零分。

评论

热度(16)